来自 红包群 2019-12-20 23:20 的文章

第1769章 心中的守护 终章

  “能够逼我使出这一招,你死也该自豪了。”站在远处的那一大一小的魔主,同时狂奔了起来,他们一左一右。

  陈豪目光森寒,这个时候他也不敢大意,手中的狂神血矛就要刺出,然而突然……

  那奔跑中的分身原本百丈高的身体,迅速的膨胀而起,顷刻之间那瘦弱的身躯就好像充满了气的气球一般,圆鼓鼓的。

  一个拥有魔主八成实力的家伙自爆,陈豪是不敢硬抗的,就算不死也得受到重伤。

  而这时候那膨胀到宛如太阳一般耀眼的分身果然爆裂开来,随着这场爆炸,无数的黑色的气流朝着四周不到的冲击开去。

  “不对,这爆炸的威力怎么这么弱?”这黑色的气流冲击到陈豪的身上之时,按理说陈豪应该受到冲击才是,因为他并没逃出自爆的范围。

  令的陈豪没有想到的是,那崩散开来的黑色气流,竟然诡异的朝着陈豪涌了过来,迅速的凝聚,无尽黑气弥漫在陈豪的全身。

  在那些黑气化为的绳索之下,三尺气风墙只是坚持了一小会,便是被这些绳索直接勒爆掉了。

  有些缠绕在陈豪的手臂之上,有些缠绕在他的脚上,腰上,脖子上,甚至是脑袋之上。

  “哈哈,成了。”魔主轰隆隆的声音传来:“狂神,告诉你,我让他修炼的唯一一招,就是这束缚。”

  “我的速度被限制,双手被束缚,无法反击,接下来只有挨打的份?”陈豪心急如焚,陈豪知道随着自己的挣扎,束缚在自己身上的分身绳索,能量也是会消耗的。

  魔主准备了数千年,为的就是现在,是不可能给陈豪这个时间,大踏步而来:“陈豪,你的死期到了。”

  陈豪站的笔直,全身上下笼罩在狂神战铠之下,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只留下一双眼睛在外面。

  “哈哈哈,狂神。”手持巨斧的魔主,立刻飞来,“你虽有狂神战铠削弱了冲击力,可是我能够感觉的到你的气息减落了不少。”

  硬抗了这一下,陈豪足足消耗掉了百分之五的实力,也就是说对方只要来上十九次这样的攻击,自己就要完蛋了。

  陈豪虽然有狂神战铠,这战铠主要就是防御作用,可也无法完全抵消他的攻击,只能够削弱的。要知道魔主现在使用的可是盘古斧,这盘古斧乃是仅次于狂神血矛的攻击性武器。

  这还是陈豪修炼了不死不灭,又施展开神魔之体,方才只损耗百分之五的实力,若是没有战铠,恐怕这一下,百分只十是少不了的。

  他能够感觉到束缚在自己的身上的那些绳索,能量在逐渐的降低,可降低的幅度远远比自己损耗的要小。

  可治愈是要能量消耗的,在这种情况之下,多一分的能量,有可能就是最后活下去的稻草,所以胸口的伤口,陈豪根本就不去治愈。

  “每一次都能够损耗你的力气,我倒要看看,还需要几次。”魔主肆意嘶吼着,手中的盘古斧在次劈了下来。

  “还死不了?”魔主眉头紧皱,“我那分身能量已经消耗了三成,如今只剩下七成能量。”魔主其实也担心。

  他知道陈豪能量在不断的消耗,可不知道他具体消耗了多少,他担心分身能量消耗,陈豪还没有死,到时候想要杀他就不容易了。

  “我还就真不信了,你真是不死之身?”魔主状若疯狂,连续十六次的出手,都没能够将陈豪杀死,他是彻底的疯狂了。

  陈豪知道,自己扛不住了,他的身体早已经皮开肉绽,他知道对方在来两次,自己就要死了:“没有时间了。”

  “你怎么还不死啊,死啊,死啊。”魔主疯狂的咆哮着,“我准备了数千年,就是为了今天,你命怎么这么硬,你怎么还不死啊。”

  沈若曦,上官菲菲,夏薇儿,韩晴,聂小倩,宋楚楚,慕容雪儿,木琳珊,宁诗雅,凤冬雨,银扇公主,公孙婉儿。

  “你有妻子,有孩子,有父母,你还有你要守护的人,你不能死,不能死,你死了他们怎么办!”

  突然之间,陈豪的脑中仿似炸开了一般,紧接着便是他的身体,皆是化为了一粒粒肉眼都不可及的小碎片。

  他的身体周围出现了一缕缕的灰蒙蒙的气体,起初这些气体并不多,可随着时间的推移灰蒙蒙的气体越聚越多,这些灰蒙蒙的气息围绕在了陈豪的身体表面。

  最后的一刻,他终于是突破到了三界的极限,成为了三界有史以来,第一个达到混沌境的存在。

  “这是混沌之气,他竟然掌控了混沌之气?不可能,不可能。”魔主无比的惊恐,他岂会看不出来,那灰色的气体正是混沌之气。

  陈豪身躯轻轻一震,缠绕在自己身上魔主分身化为的绳索,便是直接化为了粉末。

  魔主达到至尊巅峰,他的意志本是很强大的,几乎是没有人能够撼动他灵魂一丝一毫,可如今不一样了,陈豪这一道攻击之下,他一丝反抗都没有,瞬间灵魂湮灭。

  “结束了。”看着那急速坠落而下的魔主,陈豪激动的仰头大笑,“结束了,终于结束了,我成功了,我成功了。”

  聂小倩,沈若曦,木琳珊,宁诗雅等陈豪十二个妻子,个个都穿着婚纱,她们一字排开,站在屋门之前。

  “魔主死了,天界的危机彻底的解除了。”陈豪看着大家,这一刻他的心情前所未有的好,从这一刻开始,天界就真的太平了。

  而沈若曦走了过来:“陈豪,十年前,我们姐妹商量过,你凯旋回来之时,便是我们嫁给你之期,今天我们姐妹要履行这个诺言。”

  “不过,先等等,还有个人。”沈若曦说到这里的时候,后面的屋门吱丫一声被人从里面打开,同样穿着白色婚纱的绝美女子出现在了门口。

  “你知道吗,我等你这一句话,我等了几千年了。”看着那双眸当中泛着泪水的吴情,陈豪轻轻的将她拥入到怀中……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红包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aydlzq.com/hongbaoqun/4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