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红包群 2020-01-06 09:49 的文章

眼底的晶莹在雪夜的映照下更是显得明显

  杨老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他留了封遗书,说是他愿意以死谢罪,只希望警察能够不要将他的罪行公布......”

  杨老在电话那头给了程功一个肯定的回答,“对,他说希望女儿能够更好的成长,所以.......”

  “可是他女儿应该只剩下父亲一个人了吧?”程功拿着电话,面对着孙国兴,“做父亲的,难不成要让女儿自此之后孤独一个人吗!”

  瞬时一张小脸涨得通红,十几岁就结了婚,怎么会突然就来到了这里?孙国兴结婚的早,刚刚孙国兴突然出现他就已经觉得奇怪了。放我下来……”小小声。而后一用力就将她整个人带着朝程功怀里撞了过去。而且还是奉子成婚。“你,年龄差也不超过十岁。”程功此刻才定睛好好看着孙国兴。甚至于和杨佳奇相比,宁盈惜睁开眼睛,宁盈惜不敢看向程功,但是程功在扶她站好的一瞬间就将手掌放在了她的腰上,所以女儿的年岁也要比同龄人的大些。然后才惊讶地发现自己将程功抱得铁紧,“是的。

  孙国兴到底知不知道,在现实的案例中,死缓大多数都会在缓刑到期之后转成无期徒刑的,而无期徒刑只要在监狱里表现得好一点,是能够有机会假释甚至于减刑的。

  杨佳奇看向程功,然后又下意识地看向秦广王,“秦广王殿下,我大哥他......”

  “好了。我也见到了你,我该走了。”孙国兴伸手拍了拍杨佳奇的肩,“下辈子,我们再做兄弟。”

  “没事的。”宁盈惜只以程功作为出发点考虑,“从这里到宁家S区还是要挺长时间的,别耽误了你办事情。”

  秦广王看了眼现在站在由黑白无常令和百鬼令共同打开的冥界与人间的连接之门门前,驻步不前的人,不,该是生魂才是。

  都说人在死后会被带到阎罗殿去审判,审判积累的福与祸,然后由秦广王决定轮回到什么样的地方,才能往生。

  “程功!”宁盈惜低声惊呼,耳尖升起嫣红的颜色。然后却是在原地站了一会儿,不禁附上方才被程功亲吻的地方,掌心似是都升腾起了绯色。

  杨老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他把自己十六岁的女儿托付给了我,说是希望我好好照顾。”

  “你是阿功,对吗?”孙国兴微笑着问道,就像是在问一位见到便觉得有眼缘的后辈,无端亲近。

  但是孙国兴不知道,同样怀有愧疚的,还有已经听到孙国兴的声音而从百鬼令里出来的,杨佳奇。

  孙国兴伸手抱了杨佳奇,拍了拍杨佳奇的背,“是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父亲。”

  “不会的。”孙国兴看着程功道,眼底的晶莹在雪夜的映照下更是显得明显,“我害死了杨老的儿子,所以还他一个女儿。”

  因为愧疚自己害死了杨老的儿子,所以无偿卧底了两年多,所以将自己的女儿补偿给杨老好让杨老最后不至于无人送终。

  “到了。”不到二十秒,他就抱着她到了宁家的S区。程功的声音里蕴着笑意,看着这个将脑袋紧紧贴着他胸膛的女孩。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红包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aydlzq.com/hongbaoqun/2566.html